58岁儿子与84岁母亲用长棍打乒乓球:她愿意玩,我就永远陪她

一位满头花白坐着轮椅的老太太,一个大叔,两人熟练地挥着手中长棍,白色乒乓球来回几十个回合。

吉林省四平市伊通满族自治县,这个小县城的公园里、广场上经常上演这么一幕,四周不时有人围观拍照,58岁的郑力和84岁的母亲鞠淑清是这里家喻户晓的“明星”。

每天下班后、周末,郑力会推着母亲到室外练球,天气不好两人就在家中客厅打球。12月5日,郑力告诉潇湘晨报记者,他自创长棍打乒乓球是为了缓解母亲肩周炎的老毛病,也想让她更快乐。

因年岁渐长患上多种基础疾病,常年待在家的鞠淑清十分烦闷。为帮母亲解闷,六七年前,郑力有了自创花式顶球带母亲锻炼的想法,郑力抛下球友带着母亲运动,打乒乓球、羽毛球、网球……2020年,鞠淑清因脑血栓只能坐在轮椅上,且只有左手能使上劲儿打球,但郑力仍坚持帮母亲康复。

“小时候妈妈陪我玩玻璃球、弹珠,现在我的想法就是只要她能玩下去,她愿意玩,我就永远陪着她,不给自己留下遗憾。”郑力说,母亲对顶乒乓球很感兴趣,长棍、拐杖、瓶子、擀面杖都是母子两人的“球拍”。

△郑力和母亲鞠淑清在练顶球

84岁母亲成了54岁儿子的固定球友

郑力站在母亲轮椅一米多远处发球,鞠淑清聚精会神盯着球飞来,左手拿长棍稳稳将球击回,乒乓球打十几来回,鞠淑清突然扣球,郑力无法用长棍接住,球滚到地上。周围观看的人大呼“好”,还有人开始鼓掌。

下班时间一到,郑力总是那个着急回家的人,因为球友已经等他很久了。“下班回家、周末,我和母亲现在每天都会打球,有时候我在厨房烧水间隙也和她打个几回合,水在厨房咕噜咕噜地冒着。”

从事文艺工作的郑力对运动和文化类活动一直冲劲儿十足,50多岁的他依然如年少时酷爱打球。“打乒乓球、羽毛球、飞碟,我都玩,而且有很多球友一起玩,我们玩的是花式打球,非常灵活。”郑力介绍,五六年前他自创了花式顶球,“这个是我在运动过程中无意创造出来的,我母亲特别喜欢这种方式,我们管它叫顶球。只要天气允许我们都在室外顶球”。

△鞠淑清双手拿拍在顶球

在伊通县,天晴的傍晚你都能在广场、公园,看到郑力和鞠淑清母子俩。现在两人也算是小县城里家喻户晓的“明星”了,每次都会有很多人围观、拍照合影。“因为他们没看过这么大年龄了,甚至坐在轮椅上还能打球,而且球技还挺好,很多人都好奇。”

年岁渐长后,母亲患上肩周炎等一些基础疾病,打球的初衷是为了缓解母亲的病情,给母亲带来快乐。2020年10月,母亲因脑血栓致下肢无力只能坐轮椅,且只有左手有劲儿拿球拍,但郑力依然不愿意放弃。陪母亲运动、学习,目前郑力已经坚持二十多年。

“小时候母亲陪我打弹珠,现在我陪她打球”

84岁的鞠淑清,齐耳短发中分整齐的梳在两侧,视频中穿着蓝灰色的衬衣,即使坐在轮椅上也是神采奕奕。

在郑力的印象中,母亲年轻时非常漂亮,也心灵手巧。母亲年轻时做过代课老师,后又在镇上的工厂中做出纳,一直至退休,“母亲文化水平不高,但是一直很聪明”。

在家中排行最小的郑力也是备受母亲的宠爱。“小时候母亲经常陪我玩玻璃球、弹珠,还有厂里发的小人书她都带回来给我看,好吃自己也舍不得吃,都带回给我们。”郑力说,母亲还经常骑着自行车驮着他到处游玩。

“小时候母亲陪我玩弹珠,现在我陪她打球。”刚开始,郑力教母亲打球比较吃力,但慢慢地母亲从中找到了乐趣。“有次从运动场打球回家路上她说‘我活得太幸福了’,我第一次听她说这样的话。”郑力说。

△郑力帮母亲鞠淑清

“我感觉她老了像个老小孩儿似的,我也应该去陪伴她,让她在家里不那么孤独寂寞,给她带来一些欣慰和快乐。”郑力表示,只要母亲身体条件可以,愿意玩儿,他就永远陪着她,不给自己留下遗憾。

潇湘晨报记者王开慧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encebiryayinlari.com